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百八十章 村中斗蠱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百八十章 村中斗蠱

    就這樣,桓因在那個屋子中一呆就是三天,到后來連他自己都忘記了時間,沉浸在了養蠱的這件事情當中。shuquge  W≦WW.81ZW.COM

    在這三天里,桓因不斷的嘗試各種方法去養蠱,去讓自己的蠱變得更強,就像是他平日鑄劍一般。然后,他又嘗試御使養好的蠱,就像是他練習御靈術法一般。

    桓因從來沒有想過,這世上竟然有一種能將鑄劍和御靈融合到一處的道法,這對他而言,簡直是開啟了一扇全新的道法之門。蠱的神奇,讓他是驚嘆連連。

    桓因不知道的是,其實在數萬年以前,在他身處的這個屋子里,也有一名巫族的前輩像他這樣的養過蠱,御過蠱。他現在所做的,正是巫族前輩的舊事。

    三天以后,一直都沒有開啟過的房門自行打開了,而之前那個聲音又一次的出現在了桓因的腦中:“三天已到,村中斗蠱!”

    村中斗蠱,乃是巫神存在之時,巫神村的村民經常都會進行的一件事情。

    能夠住在巫神村中的人,都是巫族的核心族人,要么就是巫族的大能之輩,要么就是巫族重點栽培的后輩。他們在此養蠱,也在此練習御使巫蠱的道法。

    而在巫神村的正中心,有一個斗蠱場,乃是巫神村的村民在培育好巫蠱以后,用來切磋巫蠱,比斗巫蠱強弱的地方。

    在這個斗蠱場中,曾經誕生了許許多多名噪一時的驚天神蠱,也鍛煉出了無數的巫族通天大能。傳說中,就連巫神自己也會偶爾去往斗蠱場,與巫神村的村民們共同研究和切磋巫術,探索道法更強的境界。

    桓因在房門開啟的瞬間,他就將此刻留在桌上唯一的一個小盅拿了起來,朝著門外走去了。

    巫神村的村路很復雜,桓因這個從來沒有到過此處的人是根本不知道斗蠱場該如何去的。

    可是從踏出房門的那一刻,他的腳就不受控制一般的往前走去,似乎他不知道斗蠱場在哪,但他的腳卻知道。

    走過幾條彎彎的村中小道,穿過幾片村中的院落和房屋,在桓因的前方很快就出現了一個巨大的圓形高臺。而這個圓形的高臺,就是所謂的斗蠱場了。

    桓因的腳步沒有停下,所以他很快就徑直朝著那圓形的高臺走了過去,并站在了高臺的邊緣之上。

    站在這里,桓因能夠將四周的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可是他卻連一個人影都沒有看見,似乎這里就只有他自己。

    可是,他是來斗蠱的,若是沒有人出現,他與誰斗?

    “嗡!”隨著一個聲音響起,桓因面前的圓形高臺四周突然生出了一道極高的光幕,將整個圓形的高臺圍了起來,而桓因則被光幕擋在了外面。

    “放蠱入場,準備斗蠱!”桓因的腦中再次出現了一個聲音,然后,還不等他有所動作,他就看到光幕之內竟然是有不少地方都出現了樣貌和氣息各異的蠱群,就像是有人將那些蠱群放入了光幕中一樣。

    桓因很快就反應過來了,自己雖然看不到別人,但別人卻是實實在在存在于此的。恐怕,別人現在也看不到他。

    他們是來斗蠱的,所以能夠看到蠱,那就足夠了。

    不過,桓因很快就想到了阮姝姝,他知道姝姝一定在這里,所以他開始不斷的朝著場中掃動,想要找出阮姝姝的蠱蟲是哪一群。

    桓因這樣的做法當真是極為愚蠢的,他根本沒有見過阮姝姝的巫蠱,而且恐怕阮姝姝在之前的生命中也根本就沒有培育過巫蠱,他怎么可能看得出來?

    可是,桓因很快就鎖定了在自己正對面的一群如同泥土一般的巫蠱。這些巫蠱應該是土屬性的,看起來根本沒有任何特別之處,桓因之前嘗試的時候培育出來的巫蠱便就是這個樣子的。

    但是,桓因就是可以肯定這些巫蠱是阮姝姝的,極為肯定。這樣的肯定沒有任何理由,那就是一種感覺,就像是他當初第一次遇見阮姝姝時會說出一些莫名其妙的話語,會莫名的失神一般,那都是他的感覺之一。

    桓因甚至都開始欣慰起來了,因為他十分相信自己的感覺,所以他知道姝姝現在沒事。在斗蠱的時候,桓因會保護姝姝的巫蠱。

    桓因深吸了一口氣,然后他神念一動,一群黑色的巫蠱就從他的小盅內飛了出來,進入了斗蠱場的光幕之內。

    桓因的巫蠱樣子是最普通不過了,因為他現在御使的巫蠱就像是根本就沒有培養過一般,竟然是維持了原本的樣貌。在整個斗蠱場中的巫蠱,沒有任何一片是像他的巫蠱這樣,都是在原本的樣貌上有了不少變化的。

    這樣一來,桓因的巫蠱反倒是變得極為顯眼了,他的巫蠱看起來似乎就是最弱的,就好像頃刻間就會被擊敗。

    “巫神傳承,只取一人,蠱強者留!斗蠱,開始!”冰冷無情的聲音再次出現,而隨著這聲音一起,斗蠱場中的巫蠱都開始躁動了起來。

    只取一人,代表著只有一個人能夠獲得巫神的傳承,那沒有獲得的呢?

    很快的,就有蠱群開始動了起來,主動朝著其它的蠱群沖殺了過去。巫神的傳承誘惑太強,雖然現在沒有人知道自己的對手是誰,可是那并不重要,沒有人不想獲得巫神的傳承,更沒有人想因為試煉失敗而死。

    桓因沒有主動出擊,可是很快的,在他面前竟然就有五個蠱群不約而同的沖了過來,看樣子都是想要先滅掉他的蠱群。

    這也難怪,桓因的蠱群看起來最弱,聰明人都會先從弱者下手,這幾乎是一種常理。

    桓因的臉上浮現出了冷笑,他沒有主動招惹別人的意思,可是如果有人招惹自己,他會毫不猶豫的讓那些人明白自己的厲害。

    桓因的蠱群動了,他當先就朝著最左邊的那一群銀光燦燦的蠱群沖了過去。那一個蠱群顯然是以金行培育的,想要戰勝,就必須要用火行克制住它們。

    桓因的蠱群在飛行的過程中突然就有了變化,開始朝著火行蠱的樣貌衍變,并很快就化為了一片赤紅,不僅變得狂躁了起來,度也增加了不少,更是頓時就散出了強烈的高溫。

    桓因巫蠱現在所幻化而出的火屬性狀態,比他之前嘗試養蠱時的狀態又不知強上了多少倍,哪里是正沖向它的金行蠱可以抵御的?

    現桓因巫蠱變化的那一群金行蠱顯然是被驚住了,本正在沖向桓因巫蠱的它們在空中驀然停下,更是很快就反應了過來,想要掉頭就走。

    可是,桓因哪里會給它們這樣的機會,更何況,現在收手哪里還來得及?

    下一瞬,桓因那變成了一片赤紅樣貌的巫蠱沖到了金行蠱群之中,瞬間用一片赤紅將銀光完全的覆蓋在了其內。

    也就不到三息的功夫,當桓因的巫蠱再次散開時,銀色已經完全消失不見了,原本氣勢洶洶的銀色巫蠱在桓因的土行巫蠱面前根本就沒有絲毫抵抗之力,被完全的吞噬殆盡。

    原本沖向桓因的五群巫蠱中,除了剛才那一群金行的,另外還有一群。當現桓因巫蠱屬性顯露的時候,這一群巫蠱頓時就調轉了方向。不知道這一群金行巫蠱的主人有沒有在暗罵桓因奸詐,竟然不知用什么方法隱藏了巫蠱的屬性。

    不過,沖向桓因的蠱群中,還有兩個乃是水屬性的,它們在現了桓因的蠱群原來是火屬性以后,根本就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朝著桓因沖上。

    它們都覺得自己是歪打正著了,所以現在桓因依然是它們的盤中餐,不可能再奈何得了它們了。

    可是,它們顯然又錯了。桓因對五行之道的理解,絕對遠不止是一兩種那么簡單,所以他培育出來的巫蠱,怎么可能只有一種屬性?

    就在那兩片如水一般的巫蠱沖到桓因赤紅巫蠱前的瞬間,桓因的巫蠱竟然是再次起了變化,同樣化作了一片透明如水的樣子,而且其上水屬性之濃烈,根本不是沖向它的巫蠱蠱群可以比較的。

    所以,桓因這一群巫蠱在變成水屬性以后,竟然比沖過來的兩群巫蠱合起來還要浩大,而且再一次的主動迎上,瞬間就將那兩群水屬性的巫蠱拉到了自己這一片當中。

    這一次,約莫是過去了十余息的時間,三群水屬性的巫蠱在空中多番糾纏之下,竟然是最終融合在了一起,讓原本的蠱群變得更加浩大了一些。而這一群新生巫蠱的主人是誰呢?那自然就是桓因了。

    桓因一出手,頓時就連滅三個蠱群,讓余下的那一個土行蠱群頓時就再也不敢上前絲毫了,而是迅逃離了開去。

    原本以桓因的脾氣,他是肯定會追擊的。可是現在他卻沒有這么做,而是御使巫蠱急的沖向了自己的對面。

    在那里,被他認作是阮姝姝的巫蠱蠱群,正在被一個木屬性的蠱群追擊。(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843047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