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三百二十八章 命修之戰!(一)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二十八章 命修之戰!(一)

    “小子,你太狂了!”中年男子臉上出現了暴戾的神色,對他來說桓因始終是個小輩,桓因讓他于他而言簡直就是一種侮辱。{[ shuquge〈((〔〔({<  W]W)W].}8)1)Z]W).〕C〕O〉M

    下一刻,中年男子竟然是直接就將手中正拿著的仙劍一把捏得粉碎,重新祭出了一把新的仙劍。

    那是一把通體漆黑,閃閃亮的五尺墨鋼大劍,鍛造手法相當不凡,桓因身為鑄劍大師,一眼就看出了此劍竟是八品。

    墨鋼,幾乎可說是人界之中強度最大的鋼系鑄劍材料,其堅硬程度比一劍峰的劍竹之王還要大上一些。當然,竹王乃是木屬性,可以讓劍剛中帶柔,難以被摧毀。

    可是剛才桓因與這中年男子對沖的時候就現了,中年男子乃是最純粹的力修,劍力沒有絲毫回旋余地,要么力強而勝,要么力不足而敗。

    所以,顯然以單純剛硬著稱的墨鋼仙劍更適合于他。不僅如此,桓因能感覺出來中年男子的仙劍是用了特殊手法和材料反復加強,而這種加強也是一味追求堅硬,絲毫沒留有余地,這讓此劍的剛硬顯得極為突出,這也是它的品級能夠達到八品的原因所在。

    力修桓因見過,白虎大部的戰士拉克申就是一名力修。可是拉克申卻是與這名中年男子有相當明顯的區別。

    畢竟力也分剛力和柔力,雖然力修都講求以力破萬法,追求力的極致,可是對于剛柔之分卻往往都不甚明了,甚至很多力修都以為自己做到了絕對的“剛”,卻沒注意自己施法和出招間總是免不了躲避和迂回。

    拉克申就是如此,他雖然強悍,斗法間卻依然是會躲避,會用巧,哪怕用得很少,那也是用了。

    但此刻這中年男子給桓因的感覺就大不一樣了,恐怕此人的戰斗是不會躲避也不會迂回的,一劍就是一劍,只會直直的霹落,沒有任何花樣蘊含其中。

    也許這樣的做法聽起來有些愚蠢,可是若足夠強,哪怕對手明知你招式簡單直接,卻依然避無可避,擋無可擋,那又當算是如何?

    且不說剛勁和柔勁到底孰優孰劣,但中年男子能在剛勁一道之上執著走出,毫不動搖,這已經足以說明他在此道上有了相當的成就。

    剛才中年男子與桓因對抗用的只是一把五品仙劍而已,那種仙劍在殺戮仙劍的面前其實應該被瞬間擊毀,可中年男子卻是強行穩住了劍,更是在與桓因的對抗中占了上風。

    說起來,到底是誰讓了誰,剛才那一下還真是難以評判。

    “你出全力,我自然全力奉陪!”桓因的臉上終于是露出了戰意。他就是這樣,在遇到馮嘯分身的時候,根本就沒有將其放在眼里,因為同階修士從來都不被他看作是對手。

    可是現在不同了,中年男子顯然要強于馮嘯的分身,不但修為高出桓因一截,其道法的程度也要強上不少。

    中年男子大笑:“好,好,好!就讓我看看,你到底有幾斤幾兩!”

    說罷,中年男子全身氣息驟然崛起,遠不是剛才他與阮姝姝對敵時可以比較,然后他抬起墨鋼大劍,直接就朝著桓因這邊橫掃了過來。

    這一掃,頓時一道極粗的純黑色劍芒驟然而出,帶著極為強大的氣勢朝著桓因劈了過來。

    桓因在這一刻目中神色完全改變,盡是凝重,甚至那黑色的劍芒給了他一種必須要躲避的感覺,不然就會被生生劈死!

    可是,中年男子的劍芒之快,跨度之大,根本就沒有給桓因留下任何余地,桓因擋也得擋,不擋也得擋!

    “撕夜!”桓因的手上不知何時已經換成了陽劍。陽劍乃是八品,比中年男子的仙劍還要高上一籌。桓因這么多年從未停止過感悟初陽之力,雖然至今沒有悟出新的少陽劍氣招式,但對于撕夜之力的理解卻是越深刻。

    既然你是黑芒,我便撕開這黑芒,用光明戰勝你!

    在黑色的劍芒已經將桓因完全遮住了的時候,突然在黑芒的正中心出現了一點光亮。

    中年男子在看到光亮的時候頓時大驚,他的劍芒之強,從不允許有任何的瑕疵,若是有了,那便是力道被破開的征兆。

    在中年男子看來桓因的修為不如自己,而自己剛才那一力劈落,已經沒有什么保留了,桓因本該非死即傷才對,怎么可能還擁有破開自己術法的能力?

    下一刻,黑色劍芒中的的光亮開始逐漸放大,雖然于那黑芒而言依然微不足道,卻成為了桓因的生機所在。

    在中年男子的眼中,桓因手持陽劍沖出,雖然身上已是帶傷,卻仍舊一臉戰意,勢頭極強,竟是不需要調息直接就起了反擊!

    桓因的行為大出中年男子意料,本來按中年男子的想法,桓因就算是破開了自己的轟擊,也應該抓緊時間調息才對,這樣的話他又有時間可以起下一次攻擊了。如此一劍接一劍的大力沖擊之下,桓因最終總會有一次因招架不住或者失誤而被自己轟殺。

    中年男子一生戰斗至今,可說用的都是剛才他所想的那種方法。因為力修戰斗方式簡單直接,以力獲勝,并沒有什么技巧可言。

    所謂力,就是用來壓住對手,碾死對手的手段。中年男子修道數百年,對力之一道見解極深,所以他每每出手,都是根本不會讓對手有絲毫躲避和還擊的機會,因為力修的攻擊方式太過簡單,如果給了對手機會,那戰斗的變數就會增多,對于力修而言就越是不利。特別是像他這樣一味追求剛勁的力修,尤是如此。

    中年男子這一生戰斗次數極多,那樣的方法是屢試不爽,在同階修士中未嘗一敗,對于修為不如自己的修士就更沒有輸過了。

    而且他心里也是極為清楚,自己的招式雖然厲害,但卻只有那么幾式,這也是他身為純粹力修的弊端之一。

    也就是說,如果他連出數招都拿不下對手,那取勝的機會就很渺茫了。

    只可惜,桓因這一生遇到的對手太多,他的見識太廣,該如何對付力修,再清楚不過,尤其是中年男子這樣的力修,桓因心知必須要強行破開他的術法才行。

    雖然這種做法從表面上看起來很是愚蠢,有些與力修正面死扛的感覺,可是力修招數簡單,破開一式,他的手段就少一式,自己的機會就大一分。反倒是如果東躲西藏,那就正中了力修的下懷,恐怕再也沒有接近力修的機會,也不可能再獲勝了。

    其實,桓因現在所受的傷是當真不輕的,剛才他用撕夜之力強破中年男子的劍芒,本是想找一個最薄弱的地方進行攻擊。

    只可惜,中年男子對劍術的理解當真是極為強大,劍力均勻,根本就沒有薄弱的地方,沒有在劍芒中留下絲毫漏洞。

    所以,桓因其實最終是硬生生的強行破開了中年男子的劍芒,中年男子修為要高于他,又是力修,哪怕桓因撕夜之力不俗,可是要破開他的大力一掃,談何容易?

    若不是陽劍能夠加強撕夜的威力,若不是陽劍的品級比中年男子的黑鋼仙劍還要高,恐怕桓因在這硬抗之下已經被轟了出去。

    他現在應該要做的是繼續沖上,接近中年男子,再破開他幾次斬擊,然后動反擊,一舉制勝!

    這就是桓因強大的地方,他能用理性和意志將自己的戰斗狀態完全控制住,不因為傷勢和變化而改變自己的意圖,所以他總是能夠達到目標,擊敗對手!

    “滅生!”桓因沖上,左手抬起直接就朝著中年男子按出了一道滅生掌,赫然是在中年男子再一次動攻擊之前,占據了主動。

    中年男子臉現兇色,狂吼到:“我看你還能接下我幾斬!”

    說罷,他又一次的將自己的黑鋼大劍抬了起來,朝著桓因的方向驀然一掃。

    一模一樣的動作,一模一樣的氣息,似乎他這一斬與剛才那一次攻擊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

    可是,在他斬出的瞬間,竟然突然有一陣龍嘯傳出,聲震四野!

    桓因大驚失色,力修強悍他知道,可是能在一斬之下引動如此聲勢的,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說起來,這也是因為桓因成為命修以后經歷的戰斗太少,他對命修的戰斗還不太了解。

    魂力的戰斗,與魄力的戰斗本就不是一個級別,出現再大的異象,卻又有什么可奇怪的。命修之戰,本該如此!(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8946219.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