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無量真途 >第二十三章 下油鍋!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十三章 下油鍋!

    一行五人在黃妖的帶領下很快就扎入了修魔海中,進入到約莫有二百來丈深的地方,找到了那個地獄之門。shuqugeW wくW.81zW.CoM

    地獄之門其實根本就不是什么門戶,而是一團難以察覺的氣旋,如果仔細感受,可以從上面覺輕微的空間力量,與人界的傳送陣有些相似。

    “黃道友真有本事,竟然連這種地方的地獄之門也給你找到了。”那老者開口,對著黃妖露出贊賞神色。

    桓因也對黃妖很是佩服,地獄之門本就極為罕見了,又如此難以查探,還出現在這種地方,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現的。

    黃妖溫柔一笑到:“道友謬贊了,在下也是出海獲取魔心,偶然現,深覺自己氣運不錯,哈哈哈。”

    說完,黃妖神色驟然一肅,對著桓因等四人抱拳到:“地獄之門只開十息,稍后由黃某帶頭進入,還請各位道友都跟緊了。進入以后,在下希望各位能以和氣為上,通力合作,那樣才是得到最多造化的不二選擇。”

    聽黃妖這么說,眾人都是神色各異,畢竟獲取造化的道路之上,爾虞我詐實在是太過正常,誰也不會真的相信別人,去老老實實的搞什么合作。

    黃妖看了眾人一眼,轉身化作一道流光,沖入了那氣旋之中。眾人見到地獄之門已開,再不猶豫,也都化作了一道流光,沖了進去。

    進入地獄之門,自然也脫離了海水,那種被水包裹的感覺驟然消失,可桓因還沒舒服上一小會兒,便突然現自己身體不能自控的往下跌落。

    “噗通!”這個聲音灌入了桓因的耳,卻不是其它什么東西出的,而是他自己。

    桓因現自己又跌入了什么地方,瞬間被黏糊糊的東西包圍。好在這地獄之門中并不隔絕神識,桓因連忙放開神識觀察,才現自己似乎是跌入了一大片的油中。

    “怎么會有油?”桓因有些反應不過來,不過地獄之門中盡是未知,千奇百怪的事情太多,油倒也不算太怪了。

    桓因本能的開始運靈抵抗下落,想要從油里沖出來,好好看看這到底是個什么樣的世界。可他嘗試了幾下,卻現四周的油黏得厲害,竟然憑著自己的修為之力掙脫不得,只能勉強維持不再繼續下沉。

    “這是什么油!”桓因有些吃驚,神識再散,想要看看是否能找到一起進來的其他人。

    這一探,人他是沒現一個,卻探查到了什么壁障一樣的東西,黑乎乎的,無法辨認。

    “這是到了什么鬼地方?”桓因對著薛不平傳音,這是他在行動受制又辨不明情況時唯一能問的人了。

    薛不平思考了良久,才不確定的說到:“這好像是油鍋的油啊。”

    桓因奇到:“什么油鍋的油。”

    “上刀山下油鍋你沒聽過嗎?地獄的刑罰之一,本老祖當年才入地獄的時候便是受的油鍋之刑。那刑罰不怎么樣,比阿鼻地獄差得遠啦。”薛不平說到。

    桓因大驚,連忙問到:“你可確定?”

    薛不平又細細體味了一番,開口到:“恩,油鍋中的油都是滿含極陰之力,這能讓受刑的罪靈在被煎炸的同時也被陰力腐蝕魂魄,更加苦痛。嘖嘖,然而本老祖并不覺得那有什么了不起的。”

    薛不平把油鍋中的油都說得一清二楚,想來是不會判斷錯了。恐怕也只有地獄的刑罰之油才能如此厲害,讓桓因這個極境大圓滿修士連掙脫都做不到。

    可是,桓因總不能通過地獄之門又回了十八層地獄吧?那也太倒霉了。

    只聽得薛不平又說到:“這油的程度還差一些,說明這里不是十八層地獄。更何況油鍋的油是滾燙的,咱們這個可是涼的。”

    “涼的?”桓因細細體會了一下,他記得剛開始自己落入這油中的時候確實是涼的,可是現在似乎有點溫溫的感覺了。

    一種極為不妙的感覺從桓因的腦中生出,他心知自己神識被四周的壁障所隔,難以穿透,不能了解更多的情況。可如果貼近壁障,集中精力,說不定能讓神識透壁而出,看到油海的外面有什么。

    于是,桓因不再抵抗,任由自己在油中下落,而隨著他的下落,赫然現油的溫度開始越來越高。

    “咦,本老祖怎么覺得有點兒熱?”薛不平在桓因腦中兀自傳音。

    桓因終于落到了黑漆漆的底部,他腳一接觸,便感到很燙,若不是有修為在身,怕是已經受了傷。

    桓因緊貼底部,集中心力激神識,成功讓神識穿透而出,探明了外面的世界!

    下方,是茫茫的火海,那火勢之猛烈,已經沖到了桓因的腳下,若不是有壁障擋住,桓因此刻怕是正身在烈火之中。

    桓因再探,就現那所謂的“壁障”根本就是一口鍋的邊緣,而他此刻正是處在一口油鍋之中!油鍋下方的火焰怕是才生起不久,所以油溫還沒上來。但是照著下方火焰的勢頭,這油鍋怕是不到半個時辰就會沸騰,將桓因給生生炸了!

    大驚之下,桓因連忙激神識再探,就現在茫茫的火海之上還有其它四口巨大的油鍋,不用想都知道那一定是其他四人的所在之處。

    這地獄之門中可還有什么造化能尋?桓因是沒現!他看到的所有便是五口油鍋和茫茫火海,除此之外再無其它!這樣的地方莫說是造化了,根本就是個殺戮之所,若是沒有辦法逃出去,今日進來這五個人都得死!

    “有……有人想害本老祖!”薛不平的聲音傳了出來,顯然他也現了此地的詭異,現了自己竟然正在一口油鍋之中!

    桓因默然,腦中不斷思考破局的辦法,薛不平卻是喋喋不休:“你這個二祖竟然花了十萬靈石進來被炸!你你你……”

    “怎么辦,本老祖還有無數魔修沒有度化,還有好多仙子沒有親近,還有……”

    “你煩不煩!”桓因怒吼,將薛不平的絮叨壓了下去。他也開始緊張了起來,因為他剛才查探到下面的火海有了異動,竟然是朝著自己和距離自己最近的一口鍋下沖來,讓其它三口鍋壓力驟減,但他這邊卻猛然升溫,想來另一口鍋也如此了。

    桓因靈力一起,就透出鍋外,將下方的火焰反推回去,而另一口鍋上也有一股靈力傳出,與桓因同樣做法。

    這世界本就不大,火海上就只有五口鍋而已。火海只要不滅,就必須要找一個存在的場所,便是某一口或者幾口鍋的下面。所以桓因和另一口鍋的主人一推,那火海又回竄到了其它三口鍋的下面。

    “哼,自不量力,我看你今天還有什么辦法不死!”突然,一個聲音通過神識從對面的一口鍋里傳了出來,被桓因聽到。

    這聲音桓因極為熟悉,正是由當初他在禁地之中嚇退的那個老嫗出!而此刻那神識展現出來的力量也赫然就是命掌初期!

    “是你!”桓因大驚,卻又聽到對面的另外兩口鍋上中傳出狂笑,展露出極境大圓滿的修為,正是那老者與黃妖!

    “與我們的組織作對,真是活得不耐煩了!”黃妖和老者齊齊開口,盡是譏諷。

    “你是那女童!”桓因失聲開口,卻聽到那老嫗立馬得意回應:“哼,現在才知道,已經晚了!”

    到了這個時候,桓因自然看出來這所謂的“地獄之門”乃是老嫗為了滅殺自己和黃衣設下的圈套。雖然他不知道老嫗有什么本事能夠創造出與地獄之門如此相似的世界來,可現在自己與黃衣已經被騙,就連薛不平在之前也沒有現絲毫端倪,足見老嫗的手段之高明。

    老嫗處心積慮的策劃了這一場戲,將桓因和黃衣騙到了未知世界中,讓他們二人再無任何逃脫的可能。現下老嫗修為高深,又有兩個幫手,以三對二之下,桓因和黃衣哪里可能對付得了?

    不得不說,那老嫗當真稱得上是老謀深算了。她知道桓因手段多,不好對付,所以不入這世界絕不貿然出手,為的就是能夠有十足的把握殺了桓因。而現在桓因在油鍋中被油死死牽制,想要控制下方火焰只能單憑修為,此外再多的手段也是無用。如此一來,等于是將桓因的長處給廢掉了,讓老嫗滅殺桓因和黃衣的計劃再無半分漏洞。

    “完了完了,本老祖英明一世,竟然給這種小角色算計了。一定是因為你……你這個二祖太過愚蠢,把本老祖影響了!”薛不平對著桓因抱怨。

    桓因哪有功夫理會薛不平?他神識所探乃是距離最近的一口油鍋,他的師妹在那里,他不可能再眼睜睜的看著自己的師妹被活活炸死!(未完待續。)
  http://www.wjffjs.tw/txt/45762/9914911.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