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猛卒 >第二十四章 武道大會(四)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二十四章 武道大會(四)

    【我覺得不加更一章,良心過不去了,投票哦!】

    ======

    張清虎不愧是他這一批紫霄系少年道士中的優秀者,不僅天生神力,而且學劍悟性也高,深得武妙真人的器重,特地破格收他為徒,如果這次武道會他能殺進決賽,那么張清子的道號就歸他了。

    只是六年前,郭宋當著幾百名道士的面,一拳將他鼻子打爛,讓他丟盡了臉,這個仇恨他牢牢記在心中。

    今天他也要以牙還牙,當著幾千名道士的面殺了郭宋,出他胸中憋了六年的一口惡氣。

    師父武妙真人告訴他,比武時失手殺人,這是規則允許的,上一次武道會,紫霄系的道士就殺了三名野道。

    至于打斷韓小五的腿,張清虎早就忘記了。

    張清虎一上手便使出絕招,這招叫一字電劍,形容劍快如閃電,一劍奪喉,四周頓時一片驚呼,速度太快了。

    甘雷暗暗點頭,玄虎宮的武藝還是有幾分料,這一劍就看出來了,底蘊頗厚,他有點擔憂向師弟望去。

    紫霄系的道士們都興奮萬分,今天張清虎要殺人了。

    武妙真人捋須點點頭,這一劍雖然使得早了一點,但出招的手法和身法都堪稱上乘,就連張玄子也未必有這么快,讓他頗為滿意。

    郭宋卻沒有拔劍,只輕飄飄地向后退了一步,這一劍眼看距離他咽喉只差毫厘,周圍道士一片驚呼,不少人都閉上了眼睛。

    張清虎卻沒有把劍使完,竟然變招了,刷地劍一揮,向郭宋的左臂劈去。

    這個變招讓很多人莫名其妙,明明剛才只差對方咽喉一點點了,為什么那一劍不繼續使下去?難道真有慈悲之心,不愿傷人?

    如果不愿傷人,那怎么劍劍都是狠毒的殺招?

    甘雷松了口氣,索性坐了下來,他算是看明白了,這個張清虎差師弟何止十萬八千里。

    武妙真人也看出一點端倪,只是他不敢相信,對方怎么可能捏拿得這么精準?他還是一個少年道士啊!

    張清虎心里卻很清楚,剛才那一劍并不是他不想殺對方,而是他已經力竭,無法再繼續下去,只得變招。

    郭宋還是繼續向后退,張清虎一劍再次劈空,張清虎頓時急躁起來,大吼一聲,手中劍如暴風驟雨般向對方劈去。

    只見寒光閃閃,快得看不見劍刃了,郭宋還是繼續向后退,躲過對方的數十劍。

    這時,他再向后退一步,便出線了。

    張清虎看準了機會,大吼一聲,再次使出絕招‘一字電劍’,向對方胸膛狠狠刺去。

    紫霄系道士一片沸騰,就算刺不中,他們也贏了。

    野道們卻一片哀嘆,連拔劍的機會都沒有,就這么完蛋了。

    武妙真人忽然感覺不對,對方居然沒有拔劍,這不合情理,張清虎殺敵心切,貪功冒進了。

    他剛要提醒,卻已經來不及了,只見郭宋嘴角露出一個詭異笑容,身體一轉,快如鬼魅,居然轉到張清虎身后了。

    身后鐵木劍終于出鞘了,只見一道黑光閃過……

    張清虎一劍刺空,他用力過猛,身體也失去了平衡,他心中剛喊一聲不妙,隨即聽到了‘啪!’一聲悶響,他頓覺大腿上傳來一股鉆心徹骨的疼痛,簡直令他痛不欲生。

    “啊——”

    張清虎發出一聲驚天動地的慘叫,扔掉長劍,抱在大腿在地上打滾。

    郭宋沒有殺張清虎,卻用鐵木劍的柔勁將他的右大腿骨拍成了碎片,就算皇宮國手也接不起來,他這條腿就算徹底廢了,當年他就是這樣打斷了韓小五的腿。

    臺下所有人都驚呆了,剛才張清虎還把對手逼到懸崖邊,占盡了上風,怎么一轉眼卻變成他倒地慘叫。

    其他比武的道士都不得不暫停,這邊動靜太大,使這一輪無法再比下去。

    武妙真人黑著臉飛掠上臺,后面跟著方士赤鴻,武妙真人只是張清虎名義上的師父,但真正教他練劍的卻是方士赤鴻。

    赤鴻見徒弟不顧顏面的在地上嚎叫打滾,他恨得目眥皆裂,大叫一聲,拔劍向郭宋當胸刺去。

    郭宋不慌不忙一記封式,隨即一挑,將赤鴻的劍挑開,赤鴻措手不及,只覺一股大力向外拉扯,他竟握不住長劍,長劍脫手而飛,飛出數丈遠,赤鴻驚得呆住了,霎時間滿臉通紅。

    “狗雜種!”

    他顏面掛不住了,低罵一聲,捏著拳頭向郭宋惡狠狠撲去。

    半空中一聲鷹鳴,小鷹呼嘯著向赤鴻俯沖下來,郭宋大急,一揮手,一顆小石頭破空而出,從小鷹頭頂上飛過。

    小鷹這才意識到主人不要它幫忙,它一收翅,從赤鴻頭頂一丈處飛掠而過。

    這時,四周早響起了一片噓聲,都說紫霄系護短,今天他們見識到了,他們殺人可以,卻不準別人動他們一根毫毛。

    甘雷大怒,跳上高臺怒斥道:“赤鴻方士,你還要不要臉!”

    “赤鴻,住手!”

    武妙真人臉色鐵青,他剛才捏了一下張清虎腿骨,至少碎裂成二十幾塊,這不是用劍刃劈斷的,而是用劍脊拍中張清虎的大腿,才可能拍碎,而且對方居然用的是一把無鋒木劍。

    還有,赤鴻是什么武藝他心里很清楚,固然赤鴻有點輕敵,但再怎么輕敵,卻被對方一劍挑飛了手中之劍,這種劍法恐怕連自己也辦不到,讓武妙真人暗暗心驚。

    武妙真人雖然不是玄虎宮宮主,但他卻是紫霄天宮派來玄虎宮的主事真人,在玄虎宮地位崇高,他開了口,赤鴻也只得收手,惡狠狠盯了郭宋一聲,他卻不敢去撿自己的劍,轉身跳下臺走了。

    甘雷上前對郭宋道:“師弟,我們下去!”

    郭宋收劍回鞘,兩人轉身要走,武妙真人森然道:“打廢我的徒弟,就想一走了之?”

    甘雷卻笑嘻嘻道:“郭宋并無傷人之意,只是收劍不及,才導致誤傷,清虛觀為此深表歉意,比賽繼續,下面請第十一輪武道上臺。”

    他原封不動將武妙真人之前說的話還了回去,四周一片哄笑,有人大喊:“只準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玄武宮還要不要臉?”

    也有人大喊:“比賽受傷,合乎規則,玄武宮要壞規矩,我們就不比了。”

    “對!我們不比了。”

    數百名少年野道們紛紛憤怒大喊,眼看要退場了。

    郭宋這才對武妙真人淡淡道:“武妙真人,第十輪其他七場還沒有出結果,請繼續吧!”

    說完,郭宋帶著甘雷轉身下臺而去。

    武妙真人見眾怒難犯,只得強忍住心中的怒火,對主持道士吩咐道:“我去給他醫治,你繼續主持!”

    他抱起張清虎飛掠而去。

    道士上臺高聲道:“剛才第十輪,其他七場繼續比武!”

    ..........

    比賽繼續進行,甘雷低聲問郭宋道:“你敲斷了張清虎的腿骨?”

    郭宋搖搖頭,淡淡一笑道:“我只是拍碎了他的大腿骨。”

    甘雷呆了一下,他娘的,師弟居然比自己還狠毒。

    他頓時豎起大拇指,“高!這比殺了他還痛苦百倍,他這輩子就只能拖著一條瘸腿了。”

    “他還會有一輩子么?”

    郭宋冷笑了一聲,“張清虎這種肆意欺凌他人的惡徒,如果他一直保持強大還沒事,可一旦他成了廢人,那些被欺凌過的人會放過他?”

    甘雷點點頭,“你說得對,玄虎宮道士從來都是睚眥必報,冷酷無情,也不會養廢人,張清虎活不久了。”

    師兄弟二人正在談話,木真人卻出現在二人面前,他狠狠敲了甘雷頭皮一記暴栗,“你的第二輪比武馬上就要開始了,你還在這里閑聊!”

    甘雷捂著頭驚叫一聲,撒腿便向西面比武臺方向狂奔而去。

    郭宋連忙向木真人躬身行一禮,“啟稟師父,剛才弟子出手傷了張清虎!”

    木真人點點頭,語氣平靜道:“我已經知道了,武妙真人剛才派人來找過我,這件事必須要有個明確的說法,你跟我來吧!”
  http://www.wjffjs.tw/txt/5930/191768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