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猛卒 >第三百二十六章 徐州之戰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三百二十六章 徐州之戰

    淄青軍在濮州和河北軍對峙,雙方都不肯輕易發動攻勢,李正已在這個時候趕到了兗州任城縣,長子李納率領的兩萬軍隊就駐扎在這里,他們的目標當然是徐州,但朝廷似乎已有防備,同樣在徐州駐扎了兩萬軍隊,令李納一時不敢輕舉妄動。

    李正已一行來到大營,李納連忙將父親迎進大帳。

    “徐州主將是什么背景?”李正已走進大帳便問道。

    “回稟父親,徐州主將便是郭宋。”

    “是他?”

    李正已眉頭一皺,“他不是被革職免官了嗎?怎么又出現在這里?”

    李正已在京城當然也有自己的情報體系,已經形成了一個完整的情報網,每天都通過鴿信將京城發生的各種重大事件發往齊州,李正已便能隨時了解京城的動向。

    郭宋在京城發生的事情,李正已當然也知道了,不過他關心的重點不是郭宋,而是相國常袞,常袞為彈劾郭宋一事被罰俸一年,給予警告,這就意味著常袞的連任危險了,那會是誰來繼承相位?

    郭宋雖然是自己辭職,但大家都知道,這和罷官免職沒有什么區別,只是他怎么又出現在中原戰場上,還成為獨擋一面的主將,著實令人費解。

    “父親,孩兒覺得黃河戰船被焚和淮水戰船被焚,都是郭宋所為,他一直不顯山露水,直到李忠臣全軍覆滅后才出現,顯然他一直藏身在暗處。”

    兒子的提醒使李正已恍然醒悟,那就對了,郭宋是天子李豫部署在中原戰場上的一點顆暗棋,那么他罷官免職就是刻意所為,把所有人的迷惑住了,好一招瞞天過海。

    不過李正已還真沒有把郭宋放在眼里,刺客出身,在豐州和薛延陀人打了兩場勝仗,這個資本在他看來還是太單薄了,或許他武藝高強,但武藝高強在單打獨斗時有用,但在千軍萬馬決戰時就起不到任何作用。

    也是因為天子李豫喜歡玩陰暗的手段,郭宋這種刺客才有得到重用的機會,換任何一個朝代,上不了臺面東西就是上不了臺面。

    “郭宋可以重視他,但不也不用畏懼,徐州一定要拿下來,而且要盡快,必須在田承嗣軍隊最后解決之前把我們該得的東西都拿到手,留給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

    李納緩緩點點頭,父親是來催戰,再對峙下去沒有意義了。

    當天晚上,李正已就返回了濮州,李納也拔營南下,率領兩萬大軍浩浩蕩蕩向徐州殺去。

    郭宋也派出了不少斥候,李納軍一動,他在沛縣便立刻得到了消息,但郭宋依舊按兵不動。

    大帳內,郭宋站在地圖前細看,從任城到沛縣之間水網密布,大大小小的河流有數十條,那對方的后勤輜重走水路的可能性較大。

    他把梁武叫來,對他道:“按照我們的老規矩,你率領一千弟兄去騷擾對方的糧道,要注意保存實力,不要冒險不要冒進。”

    郭宋又對姚錦幾人道:“你們都是經驗豐富的老兵了,一定要勸住梁將軍,不要讓他冒險,中了別人的圈套。”

    眾人一起躬身行禮,“謹遵使君之令!”

    當天晚上,梁武便率領一千豐州騎兵離去了,他們繞道敵軍的后方,專門騷擾對方的糧道........

    兩天后,李納率領兩萬大軍進入徐州境內,向前推進到距離唐軍大營約二十里的新平鎮,淄青軍在鎮子南面也扎下大營。

    局勢就是那么有趣,在北面,淄青軍和朝廷軍隊聯手對抗田承嗣的魏博軍,在南面,淄青軍又和朝廷軍隊擺開戰場,準備大戰一場。

    中午時分,一名淄青軍騎兵疾奔而來,距離唐軍大營一百五十步,一箭射向營門,箭上自然插了一封信。

    有士兵跑上前拾起箭信,匆匆回了大營,將信呈給了主帥郭宋。

    這竟然是一封戰書,邀請他在明天上午決戰,郭宋笑了笑,把戰書撕得粉碎,他可不急,讓李納急去。

    郭宋沉思片刻,令人召集所有將領到帥帳議事,不多時,二十幾名郎將以上的大將濟濟一堂,郭宋對眾人緩緩道:“剛剛接到李納的戰書,他邀請我明天上午決戰,各位怎么看?”

    大帳內頓時一片議論聲,眾人七嘴八舌發表自己的意見,大多是贊成和淄青軍決戰。

    郭宋見第一軍中郎將張鐸沉吟不語,便問道:“張將軍的想法呢?”

    張鐸搖搖頭道:“卑職只是覺得有點怪異,李正已雖然是藩鎮,但表面上他依舊是大唐朝臣,他還是檢校司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饒陽郡王,他的軍隊怎么能向朝廷軍隊公開下戰書?卑職覺得很蹊蹺。”

    郭宋微微笑道:“其實我拿到戰書,也是這個想法,但再想一想,恐怕這份戰書只是一個迷惑我們小伎倆,我覺得他另有所圖。”

    張鐸眼睛一亮,“難道對方今晚要來偷營?”

    郭宋點點頭,“我覺得很有可能!”

    ..........

    夜幕籠罩著原野,在唐軍大營北面數里外,一支五千人的軍隊正悄然逼近唐軍大營,率領這支軍隊的主將蔡文勝,是跟隨李正已多年的老將,經驗豐富,擅出奇招,正是他向李納獻了這條‘明修棧道,暗度陳倉’之計。

    明著向唐軍下戰書,要求明天一早決戰,但暗中卻做好了偷營的準備,只要能火燒唐軍大營,唐軍就會不戰而亂,可一戰徹底擊潰。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不錯的方案,為此他們做了充分的準備,特地訓練了一支五百人的投擲兵,每人后背三十支火把,可將火把投擲到三十步遠,而且十分精準,光這支投擲兵就訓練了整整半年,就是為了這一刻。

    只要大軍能突進敵軍大營,這五百人就能迅速點燃幾百頂大帳,使整個敵軍陷入火海之中,主力在外圍負責圍剿逃出來的敵軍士兵。

    想法很不錯,計劃也十分完美,可惜他們遇到更加擅長偷襲的郭宋。

    就在營柵北面,一萬名弓弩手已嚴陣以待,還有六千騎兵埋伏在大營兩側,一切如常,十分安靜,連哨兵也和平常一樣,哨塔上來回踱步。

    “出擊!”

    在距離大營還有百步時,蔡文勝一聲令下,五千士兵向唐軍大營殺去,五百名投擲手就混雜在其中,他們需要大軍拉開營柵,攻占一部分大營后,才能深入敵營投擲火把。

    這時,哨兵發現了殺來的敵軍,當!當!當!敲響了警鐘,一切都是那么默契,就仿佛唐軍大營毫無防備。

    聽見敲響的警鐘,蔡文勝一顆心放下了,對方果然沒有防備,他知道今晚偷襲必然能成功。

    五千士兵越奔越近,還有三十步時,大營內驟然響起一陣梆子聲,這聲音狠狠擊碎了蔡文勝的信心,讓他一顆心墜入深淵。

    唐軍大營內萬箭齊發,五千士兵紛紛中箭倒地,瞬間傷亡便超過兩千人,其余士兵轉身便逃,第二輪輪箭射出,從背后射殺了一千余人,就在這時,六千騎兵從兩側殺出,追殺奔逃的士兵。

    準備在后面接應的李納和淄青軍主力聽說中伏,紛紛后撤,唐軍一路追殺,追出近十里,被一條河攔住了去路,他們才停止追擊。

    這一戰,淄青軍傷亡超過了六千人,其中戰死近五千人,重傷一千余人,傷亡占總兵力的近三成,連主將蔡文勝也死在亂軍之中,沉重打擊了淄青軍的士氣。

    次日上午,郭宋率兩萬大軍緩緩來到了淄青軍軍營前,李納高掛免戰牌,郭宋一聲令下,大軍推出了數十架重型投石機,士兵們推動絞盤,長長拋竿彎曲,士兵將一顆顆體型巨大的火布球裝上投石機,這種火布球里面是空心,外面布條都是浸油后曬干,一點就著,是一種作戰效果極好的火球。

    士兵們用火把點燃了火布球,拋竿射出,一顆顆巨大的火球從空中掠過,向對方大營飛去,這種重型投石機的射距是三百步,也是大唐軍器監目前最強大的投石機,回紇人千方百計想搞到它的圖紙。

    一顆顆火球射進了敵軍大營,落地后高高彈起繼續向前疾沖,沖進了一座座大帳中,瞬間點燃了數十座大帳,連帥帳也被一顆火球射入,帥帳被點燃了。

    李納急得大喊:“拆除帳篷!拆除帳篷!”

    軍營內亂成一團,郭宋長戟一指,喝令道:“巨盾長矛手前進!”

    三千名手執巨盾和長矛的步兵一步一步向大營進發,大營內亂箭齊發,卻無法傷及這支軍隊,這支軍隊距離大營越來越近,后面是弓弩軍、騎兵和步兵,一萬五千大軍如排山倒海般殺向敵軍大營。

    李納見狀長嘆一聲,下令道:“傳令大軍棄營北撤!”

    李納知道今天必敗,為了保存力量,只能放棄大營北撤了。

    但就在淄青軍剛剛撤出大營,唐軍的六千騎兵便從左右殺來,郭宋下令全線進攻,淄青軍士氣低迷,已無心戀戰,他們在李納的強令下只得倉促迎戰,這時,梁武率領一起騎兵從后面殺來,唐軍前后夾擊。

    淄青軍只堅持了不到一刻鐘,便完全崩潰了,士兵們丟盔卸甲,拼命奔跑,全軍大敗。

    唐軍追殺出數十里,殺敵一萬余人,兩萬大軍,最后李納只帶著兩千余人倉惶逃回齊州。

    郭宋趁勢進軍,收復了兗州和曹州。


  http://www.wjffjs.tw/txt/5930/28069726.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