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卦象凌亂

    “方希月?”

    劉瑤轉頭,笑意盎然地打量著心虛不已的某只小妮子,“你也在這兒?”

    方希月吶吶開口道:“嗯……是。”說罷小心翼翼地抬眼看看劉瑤,確定對方并未生氣后,方才敢吞了口口水。

    “你把小姐約出來的?”方希月挑眉,看著方希月想一頭撞死的目光,事情的來龍去脈明白了七八分,心中又氣又笑,“行了,我是小姐的人,下次說話的時候口風緊著點。”

    “瑤姐,你是誰啊?!”

    方希月雙臂撐著桌案,身子湊上前去,以一種萬分驚詫地眼神審視著清秀柔美的劉瑤,那眼神就像是在打量外星人。

    劉瑤滿頭黑線,忍不住開口打斷:“行了,看什么看,第一次認識我嗎?有事快說,別讓小姐等太久。”

    “不是,瑤姐,”方希月哭喪著一張臉,聽著劉瑤的話簡直欲哭無淚,“你叫她……小姐?”

    鬧嗎!

    秦微不就是個和她一樣會透視的小姑娘么?看上去甚至比她還小上幾歲,瑤姐居然叫她小姐?

    方希月泫然欲泣的望著劉瑤。

    “看夠了沒有!”劉瑤虎著一張臉,方希月聽得一哆嗦,默默瞟一眼淡定喝茶的秦微,心中不禁一聲哀嚎。

    這年頭,變態怎么這么多?

    埋頭進行了良久思想斗爭的方希月小妮子,在一盞茶后終于接受了事實。

    他委委屈屈地抬起頭來,打量秦微的目光有點瑟縮:“嗯,那個……秦姐姐,我可不可以請你去幫我家解決風水問題?”

    “可以。”

    方希月愣了,大概是沒想到秦微會答應的這么干脆,頓時嘴巴張成了o型,神色中是噴薄而出的驚喜,“真的?”

    “不過我有條件。”秦微點頭,話鋒一轉繼續說道。

    “什么條件?”方希月眨了眨眼眼睛,面現一抹疑惑,稍一思量后趕忙說道,“這個您放心,卦金一定會讓您滿意的!”

    噗――!

    劉瑤鄙夷而同情地看了一眼方希月。

    孩子,你太天真了!

    聯想到自己的血淚史,劉瑤哼哼了幾聲,憂郁地蹲到墻角張蘑菇去了……

    果然,秦微眸中劃過意味深長的笑意,清亮如水的目光燦若星辰。

    方希月小妮子天真的仰視著秦大國師,絲毫沒發覺已經被秦微阿姨這只小狐貍給騙的骨頭的不剩。

    不對,是老狐貍!

    “方小姐是否愿意跟我合作?”

    秦微忽然開口問道,一旁的劉瑤猛地翻了個白眼。

    她就知道,她家小姐的狐貍本色是與生俱來的好不好……

    劉瑤想哭,想想她近一段時間被某人喪心病狂的奴役史,她的心好痛!

    “合、作?”

    方希月似乎被嚇到了,良久才緩過神來,迎上秦微的目光,卻帶上了一絲苦笑:“怎么合作?”

    “我能治好你爺爺的病。”

    秦微輕飄飄的說道,方希月聽來卻有如千斤重石砸在心上。

    治好爺爺的病,爺爺還有希望不是?!

    “我愿意,我愿意,只要爺爺能好起來,我把命給你都可以。”

    方希月眼圈猛地紅了,緊緊抓住秦微的手,言語間激動地發顫,幾乎喜極而泣。

    秦微輕輕拍了下她的手,溫聲說道:“先別忙著說愿意,聽我把話說完。”

    方希月連連點頭,收手拭去了眼角滾滑下的淚痕。

    “不僅是你爺爺的病,你家的風水問題我也會解決妥善,”秦微看著方希月,眼神中又有令人安心的堅定,“還有害你的人,我會替你解決掉。”

    “好……好。”方希月激動地連連攥緊秦微的手,劇烈的搖晃之下耳邊的碎發有幾許凌亂。

    秦微輕笑著看她,說出了下一句讓她打心里下定決心追隨的話:

    “你們家曾經有的,都會回來。”

    和風細雨般的一字一句落在方希月心里,她眼底那層灰暗散去,神色中的希望煥然而出。

    曾經有的,都會回來。

    爺爺終于可以抬起頭來做人,不必為了那個身份隱姓埋名東躲西藏。

    也終于不必再委身于偏僻市郊,賭石圣手淪落到只能做解石師傅維持生計!

    “別哭了,眼睛腫著出去多難看。”

    秦微掏出一張面巾紙遞給方希月,她受寵若驚似的接過來,對上了劉瑤鼓勵的目光。

    “我信,我都信!”

    方希月咬了咬粉潤的嘴唇,無不堅定的說道,“秦姐姐,我愿意!從今日起,方希月就是你的人,有生之年,絕不背叛。這條命你若要取,我必……雙手奉上,絕無二話!”

    “不準這么說!”

    卻是秦微和劉瑤齊聲開口道,方希月心中一動,輕輕嗯了一聲后重重點頭。

    “小姐不是這樣的人,你說什么傻話!”劉瑤一手搭在方希月肩膀上,一根手指不輕不重地點了點她的眉心。

    秦微靜靜坐著,清冷的面容帶著若有若無的淺笑。

    她心中思量著,那日見到方希月的面相。

    日月角晦暗無光,父母宮有難。然而,第一眼她就看出了端倪。

    方希月父母雙亡,世間再無半點氣息,已經是魂飛魄散。當時她就在想,誰人會下如此狠手,又有誰人有能力將人魂魄打散?!

    話說回來,既無父母,那么遭難的便是方希月的其它親人!

    而其他親人遭難,能在方希月的面相上顯現出來,足可見那人情況之險惡危急。

    同時,望氣術中她看到了方希月頭頂的白氣中潛藏的紫氣,那紫氣藏得很深,更匪夷所思的是與紫氣死死糾纏的竟是恐怖的黑氣!

    旋即她心中就有了判斷,很大一部分問題出在祖墳上!

    今日再見方希月,紫氣與黑氣的糾纏不減反增,說明情況在日益惡化,再拖下去會發生什么誰也無從知曉。方才她在暗處替方希月算了一卦,卦象凌亂,毫無頭緒。

    卦象紊亂,遠比卦象不祥可怕得多!

    卦象不祥可解,卦象凌亂無解。

    ------題外話------

    么么~感謝【夏天萌】的鉆石和鮮花、【青墨舞端】的鮮花!
  http://www.wjffjs.tw/txt/73228/1132638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