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8】醋意橫飛!

    喬鈺一雙漆黑的眼眸中,不安而躁動的情緒褪去,漸漸歸于平靜。再抬眸時,已然恢復了平日里的淡漠優雅,如同深邃的古井,一眼望不到底。

    秦微目光微動,對上喬鈺的眼睛。這樣的目光,仿佛能穿透一切的屏障直達眼底,看得透所有人的慌亂,唯獨卻看不透眼前這個男人。

    她錯了。

    秦微默默轉臉,輕輕攥住了雙手,面上平靜無波。

    這個男人的眼睛,她根本看不到底。喬鈺的鳳眸看似風清月朗,實則如同萬丈深淵,一眼萬年,掉進去便再也出不來了。

    對上這個看似慵懶實則萬分凌厲的目光,喬鈺清雅一笑。甚至是秦微都沒有注意到,喬鈺的手,在身后不著痕跡的抖了一下。

    秦微的眼睛里,血絲那么多……

    喬鈺心中一陣疼,目光深處藏著溫柔。早就說讓她不要這樣透支身體,可惜小女人就是不聽。喬鈺很想揉揉眼角,心中不是一般的郁悶,卻也是一陣竊喜。

    作為路人和夫君,待遇差距真的這么大?!

    鈺少心中一下子舒坦了,從毛料二區中走了出來。難得有個表情的秦大國師慷慨地勾了勾嘴角,思索片刻后也跟在喬鈺身后走了出來。

    毛料區光線昏暗,再加周圍被防彈玻璃保護得密不透風,其中的空氣,都感到有些沉悶。

    秦微呼吸了一口新鮮空氣,昏沉發懵的頭腦頓時清醒了不少。

    唔,這個男人,不能隨便招惹,還是小心為上。

    秦大國師瞥一眼喬鈺,自動拉開兩人之間的距離,水眸中滿是戒備。

    喬鈺將秦微忌憚的目光盡收眼底,心中啞然失笑。

    自己就是如此冤枉的給秦微留下了壞印象,然而這才是兩人在異世的第一次正式見面啊!溫潤矜貴的鈺少,忽然有種抓狂的沖動,他是不是把什么事情搞砸了?!

    鈺少悲憤了,媳婦本來就是自己的,他明明只是想把媳婦找回來,為什么就這么難?!

    喬鈺的判斷十分正確,果然在今日之后很長一段時間,鈺少的追妻之路上不僅有虎狼環伺,更有清純無害的小白兔秦微,一次又一次笑意盈盈地……給自己下絆子……

    當然,這都是后話。

    追妻路漫漫啊!

    喬鈺欲哭無淚,而且還是二度追妻!

    ……

    恰巧走上樓的嚴大少爺,一抬頭就看到了如此驚悚的一幕。

    喬鈺與秦微面對面站著,中間隔著將近一米的距離,兩道目光在空氣中直截了當地對上,火藥味頓時彌漫開來。

    與其說是兩道目光交鋒,倒不如說是秦微單方面的刀劍殺伐,那目光,簡直恨不得在喬鈺身上戳出幾個洞來!

    反觀喬鈺,目光沉靜如水,對上小美人涼颼颼的眼刀,面上矜貴不改,溫潤疏離的笑意分毫不減。若是細看之下,竟隱約還有幾分愉悅。

    呃……這場面,怎么看起來這么鬼畜……

    嚴大少爺險些被嚇得從樓梯上直接滾下去,大腦中一片空白。等到嚴木辛從一萬點驚嚇中回過神來,下意識的警覺掃視四周一圈,發現沒有半個活人之后,嚴大爺心有余悸地松了口氣。

    臥槽,還好沒有人!

    這兩位氣場太強,一公里以內,容易造成意外傷亡……

    “那個……你們,要不要去吃飯?”

    嚴木辛訕訕地摸了摸鼻子,滿頭冷汗。生怕一個不小心,自己成了某人的出氣發光體。

    “……!”

    喬鈺氣得七竅生煙,目光冷森森地落在了嚴木辛身上。

    早不來晚不來,偏偏這個時候冒出來,小子,你攤上事了!

    嚴木辛渾身一激靈,只見喬鈺的目光冷得結了一層霜。如同一盆冷水澆下,從頭涼到腳,嚴木辛想哭,他覺得自己應該準備一口棺材去了。

    “去!馬上去吃飯!”

    秦微語氣不善,瞪了嚴木辛一眼。把她一個人撂在這里,嚴木辛這屬下當得,還真是稱職。

    嚴木辛一張俊臉頓時猶如打翻了調料,五顏六色,精彩絕倫。

    得罪了喬鈺就算了,他這又是哪句話,得罪了這位最不能得罪的小祖宗?

    嚴木辛幾乎可以清晰想象到,日后回到襄市,自己將會活在怎樣的陰云密布之下……

    *

    嚴木辛提前訂好了飯店,紫菱洲,昆明當地最負盛名的酒樓,甚至在整個云滇省都是排得上號的!

    紫菱洲的美食質量,足可以稱得上是精致到變態的地步。色香味俱全,每一盤菜都是獨一無二的藝術品。

    還有紫菱洲特色的鮮花釀,更是云滇省一絕,全部采用最原始的釀酒工序,歷經半年之久,把數十種嬌艷欲滴的鮮花,變為杯中剔透無暇的美酒。

    同樣,紫菱洲的價格也高得令人咋舌。曾有人打趣,在這里吃飯就是在吃金子。可是即便如此,紫菱洲仍然是生意火爆,一座難求。

    安靜閑適的包廂中,馨香裊裊。鏤空雕刻的紅木屏風上,正午的陽光款款落在玻璃上,一經折射,立即呈現出萬種風情,光芒奪目。

    仿古樣式的青銅香爐,蓮花形的爐口處,青煙一縷,幽香深靜,宛轉升騰,在空氣中蕩開輕細的漣漪。

    在平板上點好菜后,嚴木辛看著對坐桌邊的兩人,片刻的混亂之后,眼睛忽然一陣不舒服。

    似乎是前方的光線太強,灼灼刺痛了他的眼睛。嚴木辛心中很忽然不是滋味,懨懨轉開了臉。

    那種感覺很奇怪,好像……有點酸!

    空氣中頓時打翻了醋壇子,雅室內,醋意橫飛。

    秦微略略掃了兩個男人一眼,黛眉微蹙,不禁翻了個白眼。

    這兩個男人都是干什么的?她還是關心桌上的飯菜比較好。

    如果知道劍拔弩張的緊張空氣中,自己在秦微心中的存在感還比不上這一桌子飯菜,喬鈺和嚴木辛,會不會氣暈過去?

    云滇省的特色美食川流不息的被送上桌,秦大國師笑得像只小狐貍,靈動的水眸中笑意明艷。至于形象神馬的,早就被通通丟到了爪哇國去。

    面對美食,秦微經不住任何誘惑,總會在第一時間,繳械投降。

    “早上沒吃好飯,先喝完湯,養胃。”嚴木辛攔住了秦微的筷子,替她在碗中盛上了一碗溫度剛好的清湯。

    秦微接過碗,移到唇邊輕抿一口。

    清淡濃香的溫湯順著喉嚨緩緩滑下,秦微清澈的目光中一陣驚喜:“謝謝。”

    嚴木辛心中甚是滿意,悠然輕靠在椅背上,目光中是掩不住的笑意,看著女孩風卷殘云一般地飛快吃飯。紫菱洲的菜品水平,不愧為高明,饒是秦微如此挑剔的胃口,此刻除了埋頭吃菜,別的什么也顧不上了。

    喬鈺眸光一暗,當著自己的面,勾搭他家秦微?嚴木辛,你膽兒挺肥的!

    接觸到喬鈺寒涼透骨的目光,嚴木辛又是一哆嗦。

    雖然勉強維持著面上的平靜與之抗衡,嚴木辛下意識直了直身子。然而在喬鈺強大的氣場之下,嚴木辛終究是弱了一籌,不敢直視喬鈺冷冽如水的眼睛,身后的衣服早已被冷汗浸濕。

    這一頓飯,氣氛十分微妙。幾乎每個菜,喬鈺都只是象征性地吃了一口,然后便放下了筷子,再也沒動一動。

    最倒霉的,其實是嚴木辛。

    守著一桌子菜,一向唯我獨尊的嚴大少爺,此時卻只能是大眼瞪小眼。

    對面坐著一尊殺神,而且自己的小命隨時都有可能駕鶴西去,此情此景,誰特么的還有心情吃飯?!一臉陰郁地花樣繁復的菜式,嚴木辛的內心淚流滿面。

    關鍵在于,這頓飯、他付錢……

    回到賓館的房間后,嚴木辛正在猶豫,到底還要不要是秦微住雙人間,已經被喬鈺一聲令下,傳喚到了隔壁的702。

    隔壁、702。

    喬鈺在房間中,用內息布下了結界,哪怕此處山崩地裂,也不會有半點聲響吵到正在睡覺的秦微。

    嚴木辛低頭站在喬鈺身后,聲音有些打顫,掙扎了良久:“鈺哥。”

    喬鈺背著身,在窗前負手而立。聽到嚴木辛開口,淡淡嗯了一聲,聽不出任何情緒。

    嚴木辛垂頭站在他身后,猶如泰山壓頂一般,壓得他透不過氣來。殊不知,喬鈺的沉默,才是對他最大的煎熬!

    不知過了多久,嚴木辛站得腿腳發軟。喬鈺方才堪堪轉過身來,潤雅的目光掃過,聲音薄涼淡漠:

    “好久不見。”

    “……好久不見。”

    嚴木辛硬著頭皮,低聲答道。在眼前男人清涼如玉的氣場之下,嚴木辛頓覺底氣不足。

    “昨晚和她在一個房間過夜,感覺如何?”喬鈺在身邊昂貴的椅子上坐下,雙腿優雅交疊,看著冷汗涔涔的嚴木辛,神情似笑非笑。

    嚴木辛心底一涼,嗖嗖的涼氣瞬間席卷了全身上下。

    “我們什么都沒做,那是雙人間……有兩張床……”

    喬鈺眸光起伏,聲音一寒:“我當然知道是兩張床!如果你們真的做了什么,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好好的站在這里?!”

    忽然抬高的聲音在耳邊炸響,嚴木辛心下一凜。

    平日里無論對誰,喬鈺從來都是溫潤淡漠,矜貴,冷淡,似乎從來沒有人能夠讓他有半分的失態。而今,喬鈺的聲音卻冷到了極點,冷到讓他從心里發寒,足可以看出來,他究竟是發了多大的火!

    ------題外話------

    下一章會告訴親愛的們,鈺少和咱們嚴大少爺過去的交集(づ ̄3 ̄)づ

    因為學校安排有變,可能五千字完成不了,但是每天不斷更,阿月會做到的!
  http://www.wjffjs.tw/txt/73228/11326427.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