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偶遇宋老!

    喬鈺敏銳的感覺到秦微身上氣場的微弱變動,身后的手不禁攥緊了一下。

    小女人這是怎么了,又想起前世的事情了嗎?!

    “姐。”

    嚴木辛在旁輕聲提醒,似乎被秦微的狀態驚了一驚。

    秦微腦海中輕輕一涼,旋即平靜下里,眸光微動,轉頭看向嚴木辛。臉上恬然的微笑帶著蒼白,聲音中卻有幾分虛弱的意味:“我沒事。”

    嚴木辛蹙眉,緊緊盯著她,不用問也知道,她心里絕對有事!

    只不過她不想說,那么他就當什么也沒發生過。

    喬鈺看到秦微水眸中的凌亂水霧漸趨消散,緊繃的神經終于緩緩松弛下來,看向秦微的目光中帶著說不明的情緒。

    如果是兩世為人他最后悔的事情,莫過于前世讓她一個人孤零零地香消玉殞。

    為了他,為了他的江山,為了他的百姓。

    她為了所有人搭上一條命,唯獨沒為了她自己。

    鳳歸臺上很冷,高處不勝寒,百尺玉階上冰涼勝雪,他卻讓他心頭的人兒,在那個地方永遠沉睡。

    什么也沒有留下,沒有留下一根頭發絲,甚至淡的連一絲煙影也不見蹤跡。

    知道這一切的時候,他心痛的幾乎不能呼吸。

    如果他當時陪在她身旁,不讓那么重的擔子壓在她一人肩上,是不是,她就不會那么死去?

    然而機緣巧合,他們重生了。

    醒來的第一刻起,他就發誓,這一世不但要把她奪回來,還要把她捧在掌心里寵,不僅是這一世繼續愛她,亦是為了上一世的虧欠。

    “怎么又是你?”

    尖銳傲慢的女聲打斷了喬鈺的思緒,后者清潤的鳳眸一暗,帶著些常人看不出的薄怒,望向女子的位置。

    怎么又是她?

    喬鈺的眉頭不禁輕輕皺了。小女人讓她一回兩回不去計較,可是這女人,為什么變本加厲?!

    他本來不打算跟這些無關緊要的小蝦米計較,可是如此三番五次的主動找上門,秦微不生氣,他也看不下去!

    與秦微有關的事情,喬鈺會不由自主地錙銖必較,一切欺負秦微的人,絕對是鈺少得頭號公敵!

    都說追媳婦的男人智商低,溫潤如玉的鈺少,其實也不例外……

    秦微正翻看著紅翡上的編號,身邊不遠處的女人卻再次踩著高跟鞋快步上前。

    “這塊毛料是我看中的,”女人目中無人地昂起了頭,語氣中滿是輕蔑,“你買不起的。”

    秦微起身,眉梢結了一層霜,面上神色清冷。

    這個女人,沒完了是不是?!腦子有病也該有個限度,超過了這個限度,那就該送去精神病醫院常住了!

    “還站在那兒干什么?讓開,我要看標碼!”

    女子上前兩步,濃妝艷抹的一張瓜子臉此時讓人作嘔不已,旁邊的劉老頭也是好了傷疤忘了疼,緊盯著秦微虎視眈眈。

    秦微輕輕抬眸,水眸中冷光流轉,“這位小姐,要看編號你看就是,沒人攔你,可是把別人攆走,你沒這個權利。”

    “怎么,你還想跟我競爭?”

    女子輕嗤一聲,聲音中的傲慢無限擴大,“你這是自取其辱!”

    “不見得。”

    秦微的聲音不卑不亢,帶著一絲內息,震得女子的耳膜嗡嗡作響。

    “你……!”

    女子美眸一瞪,臉色有些白。雖然知道秦微是古武者,但是響起自己家中的古武強者們,下巴不禁抬得更高了。

    “怎么,本小姐想趕你走,你敢不走?”女子的聲音傲慢無比,臉上帶著一抹令人作嘔的清高,“你一個鄉野丫頭,難道想和整個揚市言家抗衡?”

    秦微眨了眨眼,聲音平靜無波,甚至還透出一絲冷淡,“揚市言家?沒聽說過。”

    “你聽說過?”

    秦微把目光轉向嚴木辛,后者不經大腦思考直接搖頭,“沒有,絕對沒有,揚市言家是人是狗爺一概不知道!”

    噗――!

    言萱氣得幾乎兩眼一抹黑,一陣氣急敗壞,“你……你個死女人敢說我們揚市言家的不是,你活膩了是不是?!”

    說罷偷偷瞅了一眼秦微身邊站著的嚴木辛,嚴少爺為什么要處處護著這個女人?!

    這個鄉野丫頭,一看就是沒身份沒背景,憑什么擔得起嚴少爺的愛護?!

    女子心中妒火中燒,秦微如果知道她在想什么,不知會不會笑抽了筋?

    “還有,這位小姐請謹言慎行。”秦微淡淡垂眸,看著地面上的紅翡毛料編碼,平靜的聲音冷得幾乎要結冰,甚至那位劉叔的身子都是顫了一顫,“至于我到底買得起還是買不起,明日,自見分曉。”

    “希望言小姐搶得這塊毛料回家,”秦微淡笑,神色云淡風輕,“千萬別讓這滿場的毛料,都落進了別人手中!”

    言萱聞言,氣得一張擦了粉的臉蒼白如鬼,眼睜睜得看著秦微向前走去,嚴木辛跟在身后亦步亦趨。

    死女人!敢搶她的東西!

    言萱自小萬千寵愛集于一身,從沒有人敢絲毫違逆她的意思,然而今日遇上秦微,不想卻碰了一個又一個硬釘子。

    “劉叔,通知家族里,我在外面受了欺負,讓他們趕快派人來!”

    言萱冷聲吩咐,眉眼間帶著濃烈的恨意,“那個鄉野丫頭的背景,給我調查清楚!明日直接除掉就是,免得在我眼前晃蕩,礙眼!”

    “是。”劉叔垂頭,恭恭敬敬答道。

    走出去很遠的秦微勾了勾嘴角,臉上浮現出一抹嘲諷的輕笑。

    究竟,是誰不知死活?

    自己一再相讓,這位千金小姐倒是越發的囂張。

    囂張是么,那就為自己的行為付出代價!言家,她不怕;區區一個胸大無腦的女人,她更不怕!

    喬鈺站在她身側,神色變幻莫測,良久,輕聲問道,“是不是生氣了?”

    “生氣?”秦微唇邊挑起一抹清風一般的笑意,聲音淡然無比,“我生什么氣?就那個女人,不值得!況且只不過是十一區,他們此番倒真是多此一舉了。”秦微回頭看看十一區的展廳,神色中忽然有些無奈的譏諷,“那個風水師,也是個二半吊的,風水陣破解不出來也就罷了,偏偏給他家小姐破解錯了位置!”

    十二個展廳所布置成的風水大陣中,十二區不僅和四區、七區環環相扣,更是位于陣眼的位置。然而這個類似于北斗七星排布的風水陣中,有暗星在旁,混淆視聽。

    是以,很容易讓人誤以為一旁的暗星就是主體所在,直奔而去,然而真正的三個區域,卻被扔在一旁置之不理。

    所以說,十二區,才是真正的重頭戲。

    而讓言萱挖空心思想要獨占的十一區,卻是除了一塊類似與驚喜的紅翡之外,再也沒有任何極品翡翠。

    秦微心中好笑,如果讓這兩人知道,自己從頭到尾都是白忙一場,不知會不會直接氣暈過去?!

    就連那塊唯一的極品翡翠,也被秦大國師、盯上了……

    昨天和今天,秦微之所以會從一區十分有耐心的一路看到十二區,就是因為不想太過引人注目。樹大招風,現在的情況下,只會給她找來無盡的麻煩!

    所以,麻煩這種東西,能躲就躲。

    然而如果躲不了,那就徹底解決掉。

    麻煩遇上她,被秒殺的可不會是她!

    喬鈺自然之道此處風水陣的布置,聽完秦微的話,唇邊也是難得挑起一絲溫軟的笑意。

    十二區。

    十二區在大樓的二層,雖然很容易暴露在眾人的視線中,然而展廳中的人卻寥寥無幾。

    展廳中的幾人都在跟身邊的助手說著什么,神色中多多少少帶著些失望。

    秦微大致一掃,心中了然。十二區的翡翠,果然是不想什么能出綠的樣子。

    現場的寥寥幾人,很快散去,只剩下一個老者的身影,半蹲在毛料間,仔細翻看。

    某只小妮子蹙眉,這道身影倒是熟悉得很。似乎不久之前剛剛見過,忽然與腦海中一人的身影對上了號。

    唔,是宋閆宋老先生?!好巧不巧,竟會在這里遇見!

    “宋會長。”

    秦微快步走上前去,唇邊是一抹清雅如風的淺笑。

    宋閆宋老先生聞言抬頭,目光卻撞上了一道極為年輕的身影。

    女孩靜靜立在眼前,如同天山之巔的雪蓮花,不然塵埃,不沾煙火,淡到極致,也清貴極致。像是冰雪容顏,清冷高貴,那種驚艷,自是韻在骨子里的悠然。

    冰肌玉骨,秀雅如仙。

    宋老看得微微蹙眉,忽然想起了開幕式是看到的兩個年輕人。

    果真一轉臉,看到了秦微身旁英冷俊美的嚴木辛。

    “你是……秦微?”宋老起身,和藹看著秦微,眼角的皺紋中都帶上笑意。

    宋老曾經不止一次的向老朋友抱怨,為什么不來參加玉石會,他們多年不見的好兄弟也好見面敘敘舊。

    駱老則是不止一次的告訴宋老,這次來的一男一女,后生可畏,可是比他們這些老頭子強了一大截!

    當日見到秦微的第一面,只是一個清淡無波的眼神,宋老就斷言這個女孩子不簡單。而今日一見,秦微的氣質清雅如蓮。雖然沒有交談,但是宋老卻更加坐實了自己的猜想。

    秦微這個女孩,絕非池中物!

    ------題外話------

    求訂閱!存稿沒了/(tot)/~昨天的訂閱太差了,難道是五千字也挽救不了我的訂閱嗎?!嗚嗚~(>_<)~讓阿月哭會
  http://www.wjffjs.tw/txt/73228/1132643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