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國師重生之都市風水師 >【124】方立銘中毒!(必看)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124】方立銘中毒!(必看)

    秦蕪抽回目光,聲音沒什么起伏。只是這不輕不重一句話在眾人聽來,卻簡直高興地要上天。

    秦大小姐這是在夸獎他們?!

    一時間,眾人再也不淡定了。輪番起身敬酒,大獻殷勤。

    天知道,這輕飄飄一句話有多不容易!能得到秦蕪小姐一句贊賞,那可是比省里的表揚有分量的多!

    秦微默默掃一眼強憋著狂喜的眾人,再抬眼看看小口抿酒的秦蕪,心中不僅汗顏。

    無知少年何其多!

    少年,你們是真的不知道,人家秦蕪只是在敷衍你們嗎……

    秦蕪挨個把人介紹了一遍,卻在秦微的眼神示意之下,直接繞過了秦大國師。

    直到最后,眾人的目光齊刷刷聚焦在秦微身上,秦微方才不緊不慢地起身,淡笑開口道:“各位好,我叫秦璧。”

    話音未落,現場依然肅然寂靜,落針可聞。

    秦璧……

    眾人只覺得三觀碎了一地,今日一天把半輩子的驚都吃完了!

    秦璧是誰?

    橫空出世的一代賭石鬼才,玉石會上接二連三解出極品翡翠,更是扭轉乾坤一般,碾壓了氣勢洶洶的言家!

    秦璧名字此時已經傳遍了華夏國的大街小巷,然而大多數人都不相信,這被傳得神乎其神的賭石高手,會是個未成年的小姑娘!

    然而今日一見,眾人的認知極限再次被刷新!

    眾人驚得忘記了喘氣,秦微的目光,卻是落到了一名男子身上。

    這個男人,倒是個生面孔。

    所有人都討好而諂媚地奉承著,唯獨這個男人坐在座位上如同石雕一般,一動不動。除了應沈弘越的要求開口匯報政績,其余時候男人的存在感低得像空氣!

    不難看出,此人并不喜歡這樣的場合,甚至可以說,有些厭惡卻又不能逃避。

    這點倒是與秦微不謀而合。

    坐在沈弘越身邊,那個位置應該是副市長吧?林東那些小把戲,以及劉瑤背后動的手腳,她什么也沒說,但卻了若指掌。

    那么說,這位就是襄市新上任的副市長?

    秦微一手支著側臉,不動聲色想著,清澈的目光多了幾分意味深長。

    方立銘也感覺到,有道目光,似乎好巧不巧落在了自己身上。

    狐疑轉頭,卻對上少女慵懶的眸子。清澈的水眸中帶著幾許興致盎然,少女冰雪清貴的面龐上,卻分明帶上了一絲嬌俏的邪笑。

    方立銘瞬間失神,秦微的目光卻瞬間轉向了一旁。

    唔,這個人,有意思。

    秦微收斂起目光中的情緒,心中有些驚訝。

    天道輪回顯示,方立銘有劫,且應劫很快?!

    劫數……

    秦微無聲咀嚼著二字,心中驀地有些寒涼,微垂的目光中頓時多了幾分寒意。

    又是沖著自己來的?!

    秦微挑眉,目光輕輕掠過方立銘。自己的麻煩好像總是不斷而來,這次居然會找上別人?

    秦大國師有些哭笑不得。

    她很確定,一個奉公守紀的副市長,不會莫名其妙被人痛下殺手。而且即便是工作中得罪了人,對方也不至于深仇大恨到非得殺人以平心中怒氣的地步。

    席間眾人推杯換盞,始終很是拘謹。生怕再秦蕪面前露出馬腳,然而殊不知秦蕪早已將眾人的小把戲看穿。

    秦蕪筷子輕叩,百般無聊地看像秦微,目光中充斥著濃濃的無奈。

    然而她卻清晰看到,秦微的目光,在這一瞬間陡然凌厲。

    目光中氣勢逼人的寒芒豁然迸出,秦微騰地起身,速度快到讓人猝不及防。

    一旁的領導班子皆是一驚,不知所措地看著少女。

    方立銘也奇怪,卻看見清秀冷淡的少女,徑直向自己走來?

    剛想開口說什么,方立銘卻發現一口氣也提不上來。隨之而來的,是胸腔中傳來的銳痛,一時有如烈火燒心,下一刻卻再次變成冰封萬里的刺骨。

    方立銘心中一驚一凜,很快反應過來。

    自己中毒了!

    面色大變方立銘,還沒來得及說出一個字,已經連人帶椅倒在了地上。

    圖如此來的變故,殺了所有人一個措手不及。

    正當眾人傻了眼不知如何辦才好,上頭傳來少女冷冷的聲音:“封了江心閣,控制酒樓內部所有人員,在事情查清之前,誰也不能出去!”

    “好,我這就去!”

    沈弘越揩一把汗,“蹬蹬”下樓,鞋跟與樓梯急促的撞擊聲直通樓下,服務生門看到市長親自下樓,趕忙迎了上去,還沒等說話,就已經被襄市一把手鐵青的臉色給嚇退了。

    沈弘越冷哼,一連幾個電話打了出去。

    通話內容宛若急促密集的雨點,打在眾人心上,看著市長冷笑一聲站在了門口,眾人方才明白,出大事了!

    客人吃飯中毒……

    而且這客人,還是襄市二把手?!

    眾人頓時有種覺悟,江心閣不必再混下去了。

    這是他們江心閣的菜品,出了事他們的責任也是首當其沖!跟個何況,中毒的客人好巧不巧,竟然就是副市長?!

    眾人心中卻很委屈。他們明明慎之又慎,把所有菜品湯品包括茶葉,仔細篩選一遍后,方才端上了五樓那一桌。甚至是為了保密起見,今天的江心閣,閉門謝客。

    稍加分析利害關系,一目了然。

    江心閣中一時人人自危,在場的人鎮不住場子,趕忙派人去請總經理。

    五樓,氣氛緊張一觸即發。

    秦微漫不經心的目光,這一刻寒芒畢露。

    甚至是政治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極為領導,也被秦微身上逼人的氣場震住。

    少女的目光冷而鋒利,仿佛能看有人心深處,讓所有的陰暗無處遁形。

    冷淡的秦微站在面前,眾人只覺得壓力山大。秦微在方立銘面前站定,眾人自覺讓出一條道。

    只見少女在方立銘面前蹲下身去,白皙如玉的兩根手指輕搭在方立銘脈搏處。

    掃一眼方立銘白里發青出現紫斑的嘴唇,秦微的目光陡然一緊。

    “方希月,過來幫忙。”

    秦微的聲音拔地而起,在眾人萬分驚愕的目光中,一枚銀針直直刺進了方立銘的眉心。

    方希月和秦微交換了一個顏色,明白過來的方希月小妮子頓時臉色慘白。

    方立銘就是一介普通人,沒有內息傍身。然而對方卻是打破了古武者的底線,對普通人進行了內息封鎖?!

    這如何還能說是內息封鎖?

    方希月倒抽而來一口冷氣,這明明就是――

    必死無疑!

    方希月按照秦微的指示,將昏迷的方立銘翻了個身,解開了方西服上衣的紐扣。

    緊張兮兮圍觀的眾人抬眼看過去,只見方立銘胸口的起伏微乎其微,已經微弱到不仔細看壓根瞧不出來的地步!

    如臨大敵的氣氛撲面壓來,眾人噤聲,面面相覷。

    方立銘這是得罪了什么人?

    眾人心中納悶,這位二把手平日里雖說為人耿直,最瞧不上官場里的彎彎道道。

    但是上任方才一個多月,說什么也不可能跟別人結了仇啊!

    看著秦微手中操控自如的銀針,秦蕪徹底震驚了。

    當日在云滇省,她處于昏迷,雖然知道是這個女孩救了自己,但是終究沒有機會親眼目睹女孩的醫術。

    今日一見,那是從頭到腳的一個震撼。

    秦微手中操控著銀針,速度飛快,眾人壓根看不清她走針的路子,只能看到眼前一道道銀光閃過,已經有銀針落在了方立銘身上。

    銀針上,氣場浮動。

    秦蕪心中一驚,只是小小幾枚銀針,為何會有這么強的氣場?!

    隨之想到了秦微還有風水師這一層身份,秦蕪頓時釋然。

    銀針在秦微手中,可謂是最大限度發揮了作用。秦微手中的速度雖快,但是一枚枚銀針精準無比,在穴位中深入的尺寸,亦是分毫不差。

    略微懂中醫的人皆是大吃一驚。

    想不到這女孩除了在賭石方面能力逆天,這醫術上,也可以輕輕松松碾壓一眾人?!

    這個姑娘多大?

    十六歲,十七歲?

    眾人頓時覺得世界玄幻了,年齡再這么玩下去,早晚會被玩壞的……

    “三把椅子拼起來,把他放到上面平躺,”秦微起身,開口吩咐道。平日里發號施令的幾人,此時對于女孩的命令卻言聽計從,麻溜的按照秦微的指示,把三張椅子擺成一行,將方立銘的身子放了上去。

    只見男人青白的嘴唇,顏色竟有些緩和。

    目光移動至胸口,眾人錯愕的發現,方立銘的胸口處,已經恢復了有規律的起伏?!

    最驚訝的莫過于方希月。

    在場的所有人當中,除去秦微,只有方希月一人的醫術還算精湛。

    方希月小妮子驚得合不上嘴巴,瞪大了眼睛,良久才倒抽一口氣驚訝道:“不可能吧!秦姐姐,你做了什么?!”

    這樣的毒,不是根本就解不了的嗎?!

    秦微不輕不重甩給她一個白眼

    少女,自行體會。

    比起樓上,樓下的情況明顯有些群魔亂舞……

    沈弘越一個電話,傳喚來了警察局局長劉駿,這位劉局長很負責任地帶來了一大波武警,好不尷尬地在秦家保鏢的外圍,又圍上了半個圈子。

    ------題外話------

    已經修改好了!么么噠
  http://www.wjffjs.tw/txt/73228/1132646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