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塵埃落定

    緊閉的祠堂大門打開的一剎,一股斑駁的滄桑隨之而來。

    距離上次祠堂門開,已經過去了五年之久。

    上一次……

    劉瑤閉了閉眼睛,眼前的陽光陡然有些刺眼。

    上一次從這次走出來,一步一步都是血!

    既然這里埋葬了太多見不得人的罪愆,那今日,她就把這一切統統翻出來見見太陽!

    “少主……請吧。”

    身后一人戰戰兢兢地上前開口,劉瑤沒說話,只是回頭看向劉清歌,“你也進來。”

    劉清歌腳步一頓,神情有些恍惚。

    不禁回頭看一眼身后不遠處的老者,如此強勢而威懾的背影,此時卻陡然顯得有些佝僂。再看眼前的堂姐,絕色清雅,卻是血色的蓮花,滿身鮮血最狼狽的爬起來,直至今日,算是涅槃歸來。

    親祖父和親孫女,此刻,形同陌路。

    何止?!

    簡直連陌生人都不如!

    祠堂中肅穆而莊嚴,雖然五年未有人踏足,但是依舊干凈的一塵不染。

    淡淡的氣運用繞于此。

    劉清歌有些愣然,她倒是真的沒想到,祠堂中法器的氣運竟然這么強!相隔百米的大廳中,花草蔥蘢,人心舒暢,大概就有這法器的緣故。

    劉家列祖列宗的排位依次供奉于此。

    深黑的靈位前擺放著香爐香案,香爐中仍舊未燃盡的香屑。祠堂中混合著暗香的暖意,竟讓人有些疲倦。

    一只黃銅碟,靜靜放在祠堂正中央的香案上。

    平平無奇的黃銅小碟,除了有些古舊的歲月外,實在沒什么特殊之處。

    然而眾人不解,老者卻緊緊攥住了雙手,顯得異常緊張,“既然你想去,那就去。”

    在他看來,劉瑤即便知道少信物這么一回事,但是絕不可能知道開啟信物的方法!

    所以與其欲蓋彌彰,還不如讓她去自碰一鼻子灰好!

    然而,不久后的事實告訴他,他失算了。

    劉瑤笑了笑,并未回答他的話,徑直走到香案前,跪下輕輕叩首。

    她不認現在的家主,不代表她不認劉家的祖宗。

    她若是不認劉家,何必還有辛辛苦苦留著這個姓呢?

    在眾人錯愕的目光中,劉瑤緩緩起身,眸光定定地望著眼前香案上的黃銅小碟,指尖飛快一彈,碟子底部竟然彈出來一把刀?!

    刀柄上刻著篆字,年歲已久卻不見絲毫銹跡和磨損。

    刀刃寒光如雪,泛著幾許凜冽,卻并沒有逼人的殺氣。

    一群長老心中頓時大驚。

    這把刀,竟然也是法器?!

    劉瑤沒有猶豫,拿起那把刀比劃了一下,輕輕一用力,刺破了手腕處的肌膚。

    “嘶——”

    祠堂中頓時一片抽冷氣的聲音響起,劉清歌驀然也是瞪大了眼睛。

    如果不是知道劉瑤向來冷靜理智,她幾乎有種沖動上前奪了她手中的刀子!

    老者的身子猛地震顫了一下,仿佛一股電流穿遍全身,僵硬的站在原地,再也動彈不得。

    他明顯感覺到自己呼吸都有些苦難了,身旁的長老看到家主臉色不對,連忙想要上前攙扶,老者卻是暗暗調息,擺了擺手,是以那人退下。

    老者的思維都有些困難,甚至以往精明狠厲的目光中,此時竟有了幾分頹然。

    她究竟,是怎么知道的?!

    碗底朱雀刀。

    以刀刺腕三寸處,三滴血。

    血滴入碟,若無異象,則非;若成紅玉,則有之!

    果真,劉瑤的手法很漂亮,在手腕精準的三寸處刺破了肌膚,卻幾乎很難看見傷口。

    “吧嗒——”

    一聲輕響,一滴鮮紅的血珠低落,劉瑤的神色沒有任何遲疑,輕輕一按傷口的上部,接連兩滴鮮血落進了黃銅小碟中。

    只有一秒鐘的停頓,偌大的祠堂中頓時彌漫起一片艷紅瀲滟。

    黃銅小碟忽然變了。

    艷冶紅光流轉中,小碟竟然變成了羊脂玉的顏色!

    覆蓋上一層紅云籠罩,質地越發剔透細膩,宛若人面桃花,不笑自傾城。

    “家主,可是看清楚了?”

    劉瑤嫣然勾唇,秀美的面孔多了幾分嗜血妖嬈,“不知這樣……少主信物可算是有了反應?”

    滿堂寂靜。

    死一樣的寂靜。

    一眾長老雖然不知道其中玄機,但是憑著方才劉瑤和家主說的那一席話,他們也隱約聽出了些什么。

    似乎是這少主信物,只有到了真正的繼承人手中,才會滴血認主?

    這樣說來……

    這……長老們對視一眼,不禁面面相覷。

    看家主的神情,似乎是早已知曉此事。但是當年……為何一定要將劉瑤趕盡殺絕?!

    一時間,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劉瑤和家主身上,眾人一時有些失語,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好。

    老者的面色僵硬,愣注視著眼前紅光如玉的小碟,復雜的目光中五味雜陳。

    起反應了?

    呵呵,老者忽然苦笑一聲,自嘲的搖了搖頭。

    他怎么會不知?

    若非如此,劉瑤也不會是出生既定的下一任家主!

    劉清歌腦海中飛快閃過一個念頭,忽然幾步走上前去,從劉瑤手中接過刀子,在自己的手腕處,輕輕劃了一道口子。

    鮮紅的血流進了小碟中,碟中的一團紅光再次沸騰起來。

    “劉清歌!”

    劉瑤氣急,怒的喊了一聲她的名字。一把拉住了劉清歌滴著鮮血的手腕,心頭猛一抽搐。

    “你這是要取血還是要割腕?不要命了是不是?!”劉瑤低聲呵斥,卻是從祠堂的藥柜中拿來了碘酒紗布,手法嫻熟地替劉清歌把手腕上的傷口包扎好。

    劉清歌眨了眨眼睛,深不見底的眸子里忽然多了幾分清澈水靈。

    “堂姐,”劉清歌長長的睫毛動了動,聲音有些激動,“既然信物起了反應,那么劉家的繼承人……兜兜轉轉還是你。”

    一旁的老者驀地冷笑一聲,令人毛骨悚然,“我不同意。”

    話落,精明老辣的目光轉向劉瑤,態度依舊是強勢的不可一世,“劉瑤……你若想重返門墻,也不是不可。我念你年少不懂事,當年的事情你只要認錯,劉家就還認你這個人!若是不肯……”

    “不必。”

    劉瑤回絕得很干脆,老者面色一僵,頓時下不來臺。

    五年了,還是這樣強勢的態度?!

    “家主若是老糊涂了,我不妨提醒您一句。當年劉家祖宗立下毒誓,信物認主,則為少主,若有違背,五雷轟頂。”劉瑤眸中一抹冷笑閃過,聲音淡得幾乎一陣風就能吹散,冷艷優雅的目光輕輕轉向老者,“我說的對么?爺爺。”

    輕飄飄的一字一句,眾人聽來卻是萬丈狂瀾。

    信物認主,則為少主,若有違背,五雷轟頂!

    五雷轟頂!

    劉家傾覆!

    轟——

    長老們的臉色頓時慘白無比,身子下意識地打起了哆嗦。

    原本暖意融融的青城,劉家祠堂中卻冷如冰窟,眾人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毒誓……

    古武者與普通人不同,所為毒誓不是輕輕松松一句玩笑!所以古武者如若違背誓言,那么報應真的會找上門來!

    老者的面色陡然間急轉直下,微顯干枯的雙手不由自主地發抖。

    她怎么什么都知道!

    這不可能!

    老者的神色又一順間的崩潰,仿佛是竭盡全力守了一輩子的東西,卻被人一瞬間輕松奪走的凄慘。

    “你……你……”老者連說了兩個“你”,老眼中泛起一片血色。

    劉瑤側臉看著那張憋紅的臉上,額角青筋凸起,心中不由得不一抹嘲諷。

    算計了一輩子,可以不計親情不計血濃于水,一切只為了劉家爬到更高的位置,值得嗎?

    一點也不值!

    到頭來,劉家還剩下什么?他這個強勢了一輩子的家主還剩下什么?

    是一群居心叵測的長老,還是蒸蒸日上卻也空空如也的劉家?

    父子相殘,祖孫謀逆,逼走了自己的親孫女,最終再終結在她的手中?!

    現在的劉家,除去強悍的實力,已經一無所有!

    或許他認為,這么做沒有錯,且這樣做是每一任劉家家主的責任。

    但是劉瑤不這么想。

    如果一個家族,親情只能淪為權勢的籌碼,那么名門望族離支離破碎也就不遠了!

    老者忽然身子一歪,頹然坐倒在地。怒目相視中,卻也不難看出過盡風雨后的一抹脆弱。

    “送他走吧。”

    劉瑤驀地轉開臉,不想再看下去。

    她的聲音很低,擺手的動作竟有些無力。

    劉家,改天換日。

    自此,家主劉瑤。

    劉家驚變,老家主被送往海外安度晚年,年僅二十一歲的新任家主劉瑤繼任。

    新家主劉瑤,以雷霆之勢迅速擺平了劉家內部積弊已久的長老閣,長老閣名存實亡,再無往日輝煌。

    另外,劉家產業發展迅猛,更是與襄江玉石公司親如一家,短短半年,就拿下了整個青城的玉石市場!

    何等震驚,令人望而生畏!

    如此種種,令外界無數靜觀其變者,不得不對劉家這位年輕的新家主十二分的尊重!

    當然,這是后話。

    得到消息時,秦微正在飛往江南的私人飛機上。

    劉家的事情塵埃落定,劉瑤過不了多久就會再回襄市,畢竟襄江積壓下來的小山高的文件,還是要這位總經理負責處理。

    至于為何去江南……

    秦大國師很無奈,喬鈺堅持要帶她去旅游,美名曰:勞逸結合?!
  http://www.wjffjs.tw/txt/73228/1164575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