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趣閣_筆趣閣 > 庶門風華 >第四百一十六章、考量
加入書架推薦本書

第四百一十六章、考量

    誰知怕什么越來什么。

    朱氏正暗自盤算時,皇后突然把孩子放到了太子妃手里,主動拉起顏彥的手,先是細細打量了一遍顏彥的氣色,接著又問她這些日子將養得如何,累不累,有沒有什么想吃的,這次搬回陸家打算住多久,習慣不習慣等。

    顏彥一一回答了。

    問完這些,皇后又瞅了瞅在場的這些人,見大部分是上了年歲的,倒是也有七八個小姑娘,其中有四五個面生的,她揣度不是陸家的親友就是陸家的庶女,而那幾個相熟的

    想必是平日里沒少和陸家走動的。

    因而,略掂掇了一下,皇后開口問道:“來了這半日,還沒看到郡馬,他可在?”

    “回皇后,在,只是外男無諭不得隨意覲見。”陸老太太忙躬身回道。

    “宣。”皇后吐了一個字,隨即又看向堂屋里站著的這些女眷,笑著解釋說:“本宮難得出來一趟,有幾句話要叮囑叮囑郡馬,你們若是覺得不便,可以回避一下。”

    “回皇后,無妨的,大家都是世交,素日也不是沒見過郡馬,不用刻意回避。”孟老太太開口回道,很快眾人就跟著附和了。

    說起來在場的人確實沒有幾個外人,年輕的小姑娘就更少了,徐如青算是一個,孟箐算一個,徐如青在陸鳴成親的那天見過陸呦,孟箐見的次數就更多了,顏彥成親、搬家、產子她都參加了,都有陸呦在。

    因而,都沒有回避的必要,況且,這又不是私下見面,這么多人呢。

    顏彥見此倒也不覺得意外,來了這么長時間,她早就明白了,這個時空的男女大妨確實比歷史上的明清時期要寬松一些,但比唐朝要嚴苛些。

    當然,這里的寬松指的是公共場合的親友聚會,不至于像《紅樓夢》里賈珍一進門,屋子里的年輕姑娘和小媳婦們都嚇得躲起來或者是羞手羞腳的,這里族人、親友之間雖也有避諱,可那是禁止私下單獨見面,尤其是沒有血緣關系的外男,否則,原主也不會上吊自盡。

    因而,皇后才會大膽開口命陸呦來覲見。

    而她之所以想看一眼陸呦,倒也不全是為陸呦和顏彥撐腰,也有想考量一下的意思。

    原來,那日回宮后,皇上親口告訴她龍佩送給陸衿一事,兩人多年的夫妻,她還能猜不到皇上的用意?

    論理,她對顏彥是沒得挑,出身、才貌、人品、學識等都無可挑剔,可問題是,陸呦的條件實在是太差了些,出身、人品、才貌、學識等哪方面都不出色。

    說不出色還是客氣的說法,嚴格說起來,是拿不出手,是下下等。

    誰知皇上聽了這話只是笑了笑,多余的話沒說,卻提點了她一句,說她是老眼光。

    皇后確實只在顏彥搬家時見過陸呦一面,那會陸呦說話還不是很順暢,為人也相當拘謹,連基本的禮節禮儀都不太明白,更別說世故人情了。

    因而,她才會對他生出不喜。

    后來,她倒是也聽說陸呦進了書院拜了名師,可究竟是憑自己的真才實學還是憑陸家的名頭她就清楚了,為此,她才想著借這個機會見見陸呦。

    畢竟她出來的機會確實不多,而即便陸呦有機會進宮,他也沒有權限進后宮,因此,錯過今天,下次她想再見陸呦就難了。

    陸呦聽到宣召時正和顏芃、孟諾等幾位長輩說話,猛然一下聽見太監的話,他壓根沒反應過來,因為太監宣的是“著郡馬覲見”,而陸呦從沒有拿自己當什么郡馬,因而他看著太監傻呆呆地問了一句,“誰?我?”

    孟諾笑著捶了他一下,“我們家彥兒是郡主,你可不就是郡馬?說你傻,你還偏偏從這來了。”

    “快別打趣他了。”顏芃攔住了孟諾,拉著陸呦教起了他覲見皇后時的規矩禮儀,反復叮囑了兩遍才放他離開。

    陸呦跟著太監進了陸家上房,上房的賓客們大多落座了,只有少數地位低或年齡小的才站著,因而,廳堂中間空了出來,陸呦走到中間位置跪了下去,規規矩矩地磕頭行了個大禮,“晚輩陸呦叩見皇后娘娘,恭請皇后娘娘萬福金安。”

    皇后聽到這聲“晚輩”著實有點意外,因為顏彥在她面前都沒有自稱過“晚輩”,以前是“草民”,封郡主后改為“臣婦”,要不就是很隨意的“你我”相稱。

    沒想到這傻子倒也不傻,居然自稱“晚輩”來套近乎,難怪皇上會說她是老眼光了。

    其實,皇后這么想還真冤枉了陸呦,要依陸呦的意思是想說“草民”,可顏芃說他是郡馬,不是草民,應該稱“臣”更為合適些,可陸呦不想稱“臣”,他還沒有功名呢,可若自稱“小生”或“小子”的話則又太見外,因而顏芃教他干脆自稱“晚輩”。

    “平身吧,既然是晚輩,就隨意些吧,我聽說你這一年基本是在書院過的,可還適應?”皇后也換了一個自稱配合著陸呦。

    “回皇后娘娘,一開始確實很不習慣,后來慢慢地學著和別人相處,漸漸的也就適應并喜歡上了。書院是一個好地方,可以經史子集,還可以學六藝,學做人的道理,晚輩這半年多著實受益匪淺。”陸呦起身回道。

    “哦,具體說說都學了些什么?”皇后笑著問。

    陸呦先是不慌不忙地把自己這幾個月學的四書五經以及各種經義簡單介紹了一下,接著又著重提到六藝,因為這個是他之前從未接觸過的,隨后又說了些他和先生同窗之間的日常相處,當然也提到顏彥對他的幫助。

    至此,皇后才徹底改變了對陸呦的印象,不僅是語言能力,變化最大的是整個人的氣度和神韻,恭敬卻不畏縮,得體卻不拘謹,自信卻不自負,更難得的是,言談舉止間也帶了一種優雅和從容。

    確實不一樣了。

    難怪皇上敢把龍佩送給一個未滿月的娃娃,就沖這兩人的人品、氣度、才學、長相,外加上顏彥的聰明,皇后也相信他們的子女不會差了。


  http://www.wjffjs.tw/txt/89059/25248874.html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www.wjffjs.tw。書趣閣_筆趣閣手機版閱讀網址:m.shuquge.com
三分彩计划网页版